海外网深一度:美债违约进入倒计时,两党还在“互掐”

海外网深一度:美债违约进入倒计时,两党还在“互掐”
漫画:债务彻底“压垮”美国?(图源:人民视觉)当地时间11月16日,美国财政部长耶伦在一封写给美国国会民主、共和两党领袖的信中警告称,若国会仍无法就美国债务上限问题采取行动,在12月15日之后,财政部将存在资金不足以履行政府支付义务的可能性,美国将面临史无前例的首次政府债务违约。美财长年内5次发出警告在写给众议院议长佩洛西的信中,耶伦表示,由于拜登在11月15日签署了《基础设施建设和投资法案》,该法案为公路信托基金拨款1180亿美元。根据相关法律规定,财政部要在一个月内,即12月15日之前将资金转入公路信托基金。耶伦称,她对财政部在12月15日之前为美国政府提供资金并完成对公路信托基金的投资有很高信心,但在某些情况下,财政部将没有足够剩余资源在这一日期之后为政府运作提供资金。这意味着,如果届时国会仍未能就提高或暂停债务上限问题达成一致,美国政府的资金就将耗尽,债务违约将不可避免。11月17日,“德国之声”直接将“美财长警告国家财政破产”作为标题刊发报道,该文称,作为世界最大经济体的美国或再度面临部分“停摆”,美国财政部长耶伦深表忧虑。这不是今年以来耶伦发出的首个美国债务违约警告了。由于特朗普政府时期通过的暂停债务上限法案于今年8月1日到期,为避免美国政府于10月18日出现债务违约,耶伦曾于7月23日、8月2日、9月8日和9月28日四次致信国会两党领袖,敦促国会尽快提高联邦政府债务上限。最终,在经过数论讨价还价后,10月7日,两党达成协议,同意将联邦债务上限调高约4800亿美元,让拜登政府暂时逃过了“政府违约”的威胁。然而,这一暂时性措施,显然没能解决债务上限危机问题。事实上,美国在今年10月底就已经再度触及债务上限,财政部此后一直在采用所谓的“非常措施”应对政府的开支,比如暂停销售州和地方政府系列国债,赎回现有的、并暂停新的公务员退休和残疾基金以及邮政服务退休健康基金投资,暂停政府证券投资基金再投资以及动用财政部一般账户资金等。美国哥伦比亚广播公司10月29日援引美国智库“两党政策中心”的报告称,美国很可能在12月中旬到2022年2月中旬之间遭遇债务上限,这与耶伦警告美国政府最早会在12月15日发生债务违约的说法一致。财政工具沦为党争武器设立债务上限这一机制,原本是为了让美国政府更容易借钱。这是因为,在一战之前100多年间,美国政府的每一笔借债都需要获得国会批准,面对战争带来的庞大债务,1917年国会制定《第二次自由债券法》,开始对美国政府债务发行实施总量控制,由此逐渐演变为“债务上限”这一概念。但是,随着两党政治立场对立的加剧,债务上限逐渐演变为两党在经济和财政领域博弈的焦点,债务上限上调屡次被拖到最后时刻。目前在美国国债达到28.5万亿美元的情况下,拜登政府仍先后提出了新冠疫情救济法案、基础设施建设法案和社会支出法案等多个万亿美元级别的法案,加剧了两党在“花钱”问题上的争执。尽管两党事实上都知道美国不能违约,但在如何解决问题上两党立场相去甚远。民主党认为,美国的庞大债务与两党过去所做的支出承诺密切相关。尽管自二战以来,肯尼迪、里根、老布什、克林顿、小布什、奥巴马、特朗普等几乎每届政府都在为提升债务上限作“贡献”,但共和党总统提高债务上限的次数远高于民主党总统,里根更是以18次调高债务上限遥遥领先,因此两党也理应共同承担提高上限的责任。众议院多数党领袖、民主党议员霍耶在10月12日众议院就开支法案投票前就表示,在提高债务上限的问题上,“谁的手都不干净”。另一方面,共和党方面则希望将“债务激增”“过度开支”的锅全甩给民主党,为赢得2022年中期选举赚取筹码。因此,在10月支持短期开支法案和提高债务上限之后,参议院少数党领袖、共和党参议员麦康奈尔就表示不会和民主党“再次合作来提高债务上限”,甚至还“建议”民主党动用“预算协调程序”绕过“冗长辩论”,以简单多数通过相关法案。共和党这种“坚持”的目的不难猜测,《华盛顿邮报》甚至都帮共和党拟好了明年中期选举的广告词:“民主党人投票将债务提高数万亿美元!”可以说,美国目前面临的债务危机就是两党博弈的最新力证。美债危机却让全世界买单美国债务危机的本质,说到底是美国政府过度举债导致的。为了政绩或摆脱眼前困境,美国政府往往不顾财政状况和经济发展规律,寅吃卯粮,导致天文数字般财政赤字和联邦政府债务,并引发联邦债务违约风险。虽然历史上美国从来没有发生过债务违约,但这个问题却是长期悬于美国经济和全球市场头顶的“达摩克利斯之剑”,威胁着美国经济和全球市场的稳定。穆迪分析公司首席经济学家马克·赞迪称,美国债务违约“将是金融世界的末日”,“甚至考虑不按时偿还债务的想法都是完全疯狂的”。鉴于美国债务规模及在全球经济中的影响,一旦美国真的出现债务违约,不仅会导致美国政府部门“停摆”,还将引发国际金融市场恐慌。届时,很可能出现抛售美债、美股暴跌及国际股市动荡局面,拖累全球经济复苏。2011年8月,两党围绕提高债务上限的持续博弈曾造成资本市场剧烈波动,导致国际信用评级机构标准普尔将美国主权信用评级由“AAA”下调一档至“AA+”。事实上,围绕债务上限和政府违约问题,美国已经不是第一次上演“国会争吵不休、政府官员警告、两党最后一刻达成妥协”的闹剧了。但是在美国经济受疫情冲击持续疲软、通胀问题因全球供应链危机愈演愈烈、民众生活陷入困顿的情况下,两党依然沉迷于政治游戏实在令人错愕。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援引业内专家的话称,考虑到美国面对的疫情和经济复苏问题,“在债务上限上玩弄政治真是一个非常幼稚的想法”。(文/老度)海外网版权作品,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责编:武慧敏、毛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