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法学泰斗金平:只有现今这个时代才能孕育出《民法典》

民法学泰斗金平:只有现今这个时代才能孕育出《民法典》
中新网重庆11月18日电 题:民法学泰斗金平:只有现今这个时代才能孕育出《民法典》  中新网记者刘相琳  99岁高龄的民法学泰斗金平教授已离休多年,正在重庆歌乐山下过着宁静祥和的生活。年近百岁高龄,金平依然口齿清晰、精神矍铄。18日,金平在接受中国新闻社重庆分社主办的“见证·助推·贡献”故城说·重庆(第一季)年度活动专访,谈起《民法典》这件他为之奉献了一生之事时,兴致盎然。  中国民法学界素有“北佟南金”的美谈。“北佟”是指中国人民大学资深教授、著名民法学家佟柔,而“南金”则指西南政法大学资深教授、著名民法学家金平。  1922年,金平出生于安徽金寨县山区一个普通人家。1945年,他读完高中,考上了成立于抗战中的安徽学院。当时,这是整个安徽省唯一的高等学校。不久,因战争停办的国立安徽大学复校,金平转入安徽大学法律系,从此结缘法律70余载。图为99岁高龄的民法学泰斗金平教授接受采访。 吴晓东 摄  金平是目前唯一健在参加了中国第一、二、三次《民法典》起草的专家组成员,被誉为“当代民法活化石”。1954年底,刚到西南政法学院(西南政法大学前身)任教没几个月的金平接到通知:到全国人大常委会研究室报到,参加《民法典》的起草。  金平记得,第一次《民法典》起草时,起草小组做了大量调研。经过两年多紧张工作,1956年,新中国第一部民法典征求意见稿成形并形成意见稿,但不久后因故中断。  1962年,中国经济建设开始复苏,《民法典》起草工作又被提上议程,金平再次受邀北上。在完成民法草案试拟稿,准备调查研究征求意见时,《民法典》的起草工作又一次中断。  1979年,金平第三次受邀前往北京参加《民法典》起草,并担任所有权编起草小组负责人。  当时正值改革开放初期,社会经济、生活都处在急剧变动之中,《民法典》所涉内容广泛而复杂,最终中央决定,采取成熟一个、解决一个的办法,先制定一个民法大纲。1986年,《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出台。  “颁布一条经得起历史考验的法律,需要具备许多条件,比如稳定和平的社会环境、市场经济发展水平、人们法治观念程度,以及理论上的成熟条件。”在金平看来,只有现今这个时代,《民法典》颁布才具备所有必需条件。  金平说,三次起草制定《民法典》没有成功,最重要的原因是理论不成熟。当时理论界对于民法调整的对象等方面有很大分歧。彼时,“公民说”“两个一定说”“商品经济关系说”“财产流转说”纷纷登场。直到金平参加第三次《民法典》起草时,理论界才提出民法应当调整的是平等主体之间的财产关系和人身关系,即“平等说”。  从第一次起草《民法典》制定100余条条款,再到第二次制定200余条条款,再到第三次的500余条条款,直到2020年编纂完成《民法典》已增加到1260条。金平认为,随着社会经济的发展,人们对民法的研究越来越透彻,《民法典》究竟应该包含哪些内容愈加清晰和完整。  金平说,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前,国民政府尽管也颁布了民法,但当时的中国还是个落后的农业社会,整个社会商品经济“水位”有限,《民法典》往往处于“搁浅”状态。加之国家内忧外患,人民生活困苦艰难,当时虽然也有法律,但这些法律往往形同虚设。如今,市场经济不断发展,民众生活丰富多彩,也有强烈的意愿参与政治生活,民众参与社会法制化的水平亦在不断完善;这一切都在客观上呼唤着《民法典》的到来。  回顾整个新中国有关《民法典》的立法活动,金平说,中共十八届四中全会对中国法治建设起到巨大推动作用。加之经历几十年的磨砺、实践,理论日渐成熟,市场经济的发展也为民法提供了坚实的基础。《民法典》的诞生是时代发展的必然。(完) 责编:海闻